切换到宽版
  • 132阅读
  • 0回复

弯道当前,企业微信能超车吗?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西安丽都国会商务KTV招聘电话


      
      就像2003年非典疫情让待在家中的人们变成了电商用户那样,如今这场凶猛的新冠肺炎疫情,则让在线办公这条本来略显狭窄的河道陡然宽阔起来,当然,河里的巨鳄也随之增多——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等巨头都加大了投入。
      
      2月3日,正月初十,第一批企业在疫情中复工。复工当天,一场“大拥堵”发生了。这并不是一场城市交通的拥堵,拥堵发生在线上。
      
      受到疫情的影响,第一批复工的企业大多选择了线上办公。即便是底层技术能力强如腾讯、阿里,面对上千万家企业的同时涌入,仍然出现了“掉线”、“宕机”等问题。
      
      小故障的出现,并非因为准备欠妥,而是需求实在太多、太密集。
      
      早在春节假期初始,一些在线办公平台就已经进入战时状态。企业微信高级产品总监何竞告诉字母榜(ID:wujicaijing)记者,第一批企业复工前,企业微信已经进行了两次功能和产品方面的迭代。
      
      春节假期开始前,团队就已经收到许多来自医疗行业的需求。于是,企业微信在1月24日扩容了“紧急通知”功能,利用该功能,可以同时给医院的1000人下发通知。26日则上线了在线问诊功能。
      

      
      汹涌而来的巨量需求,让在线办公软件们陷入了幸福的烦恼。对行业头羊钉钉而言,这既是一次从巨鳄到巨鲸的体量跃升良机,但也容易陷入树大招风、动辄得咎的境地,比如被学生们群起打一星;而对追赶者企业微信来说,面前则出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弯道,抓住机会,也许就能实现超车。
      

      
      据何竞透露,疫情发生之后,企业微信在一些行业的业务拓展速度明显加快,阻力也小了很多。
      
      医疗和教育行业的需求最为迫切。
      
      虽然很多医院此前已经开始使用企业微信,但使用场景非常有限,大多只用于“请假”、“护士排班”等常规场景。疫情发生之后,“在线问诊”的功能在医院推进速度很快,两周内就有几百家医院开始使用该功能。
      
      教育行业也加速了和企业微信的合作。企业微信很早就开始尝试跟学校合作在线课堂等项目,但是,项目落地往往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历经教育局审批、学校IT对接、老师培训等多个环节。
      
      疫情的突然爆发,严重影响了学校原本的开学规划,很多学校为了不影响教学进度和学生未来中高考的复习规划,都加快了落地速度。比如宝鸡教育局,只用了三天时间,就组织了1300所学校加入企业微信进行在线授课。
      

      
      相比于教育、医疗行业,金融零行业很早就加入了企业微信的体系。2019年,“私域流量“的概念兴起。很多消费品牌通过小程序开店,企业微信也成为了企业和导购员工,导购和消费者沟通的桥梁。
      
      天虹百货2016年就开始使用企业微信,2018年,企业微信和微信实现互通后,天虹百货开始积极推动导购使用企业微信。疫情发生前,天虹已经添加了400多万微信顾客到企业微信。
      
      “很多企业虽然在做,但会觉得反正我有线下实体店,做的也不错,也不着急做线上。最近很多人跟我们说很后悔,当初没有在能够线下接触的时候加更多人”,何竞说。
      
      在用户需求的倒逼下,产品迭代的速度也明显加快。
      
      以前,企业微信3-4周会发布一个新版本。疫情期间,新版本发布周期缩短到1-2周,而具体功能的发布更新周期则缩短到2天左右。
      
      另一方面,底层技术也在不断蓄力,进行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扩容,以应对随时可能创新高的流量洪峰。
      

      
      也就是说,移动办公平台的存量和增量市场都非常有潜力。而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需求则是移动办公平台面临了另一重机遇。根NIC的数据,2016年中国企业使用计算机和互联网的比例已经达到99.0%和95.6%。
      
      通过数字化转型降低劳动力成本,提高运营效率,是很多传统企业的当务之急,尤其是各种组织松散、不规范的中小企业。
      

      
      以前,这位老板的公司都用个人IM工作,很多员工离职后没有及时推出群聊,而群里依然在讨论诸如下季度市场营销计划的公司内部事务。
      
      这些讨论被已经离职的员工传了出去,导致他们的营销策划总是很快就被竞争对手知道,“第二天要上线的果品降价,对手当天晚上就上了”。
      
      这位生鲜行业老板的遭遇,是很多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对在线办公平台需求的缩影之一。
      
      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后,传统的企业管理软件逐渐无法满足企业碎片化办公的需求,各类移动办公SaaS应用应运而生。
      
      第一批涌现出来的应用大多是针对CRM、OA、ERP等某个具体领域,企业需要在多应用之间切换。钉钉和企业微信的出现,意味着移动办公领域进入了一体化产品阶段,用户能在一个应用内,满足多种办公场景的需求。
      
      何竞告诉字母榜(ID:wujicaijing)记者,企业微信2016年正式上线,头三年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把企业通讯录、组织架构都复制到企业微信,企业内部员工可以发消息、拉群聊。
      
      第二阶段增加了很多企业管理运营相关应用,除了打卡、审批、汇报等流程性应用,还有包括会议、微文档等办公应用,甚至还扩展到企业的客户管理等场景。
      
      第三阶段和微信打通,通过连接11亿的微信用户,深入到各个垂直行业。目前,企业微信是唯一一个可以直接添加微信好友的在线办公平台。
      

      
      2019年底,企业微信推出3.0版本,最新版本推出百人群,客户朋友圈等功能。
      
      事实上,企业微信的发展,对很多希望借助微信发展零业务的企业来说,也意味着微信生态的进一步开放。
      
      一个参与了腾讯智慧零的品牌方负责人告诉字母榜记者,他们把微信定位为社群,社群是最高效的商业形式,交易从发起到成交、后,可以在社群里形成闭环。然而,摆在他们面前的一个难题是,微信出于生态保护的考虑,给品牌方开放的能力还是十分有限。企业微信,正是一个“新的口子”,给了合作方更多的腾挪空间。
      

      
      由此可见,在线办公平台对腾讯和阿里的价值并不仅仅是一个移动智能办公的工具,而是布局B端市场的重要连接点。对于已经有合作关系的企业,这个连接点意味着更强的合作关系。对于那些需要开拓的行业,在线办公做为特殊时期满足刚需的工具类平台,则扮演着重要的开拓角色。
      
      在线办公平台对整体生态的重要性,也意味着,腾讯和阿里在移动办公领域,势必会有一场正面遭遇战。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C端失利后,阿里转战B端,2014年推出钉钉。两年后,2016年,企业微信上线。就在企业微信正式上线前几天,钉钉还把广告打到了腾讯总部附近的地铁站,巨幅广告语写着:“发X信给老板,总是分不清他是没看到还是假装没看到,所以你一直在加班”,而广告语的背景板是绿色的。
      
      钉钉的先发优势体现在了市场份额。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2018年4月,钉钉的活跃用户数位列第一,领先优势明显。
      
      虽然进军在线办公晚了两年,但企业微信有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和微信的互通能力。
      
      何竞坦承,从功能的角度来说,办公协同工具的差异行很难凸显;但企业微信跟微信的互通能力,能给用户带来难以替代的助力。
      

      
      疫情期间,服装品牌歌莉娅采取了远程办公。目前,80%以上的工作量通过企业微信完成,包括日常沟通、导购对会员的管理、业务决策数据的处理等等。
      
      歌莉娅执行总经理邓智告诉字母榜记者,歌莉娅正月初四就开始着手远程办公的准备。团队重新检视了企业微信的功能和应用,认为后者能满足远程办公的所有需求,最终决定继续使用企业微信。
      
      另外,歌莉娅也从2月1日开始让员工建立微信群,通过微信的看点直播带货,通过企业微信内部直播进行员工培训,还通过企业微信的CRM系统,向客户精准推荐服装款式。
      
      据邓智透露,采取上述措施后,歌莉娅通过微信每天完成的GMV均能超过120万元,最高的一天将近300万元,虽然跟线下店铺的销量还有较大差距,但就私域流量而言,算是爆发性的增长。
      
      邓智还表示,公司曾经做过估算,如果不使用企业微信,整体营收会损失40%-50%。
      
      邓智认为,这次疫情会让很多传统行业的老板重新思考销渠道、销模式的分配问题。或许会有很多企业检讨自己的数字化转型速度,“没有很好的信息化平台,组织内只有日常微信沟通,是没有办法进行商业活动的”,他解释道。
      
      这样的反思,不仅会推动企业微信的发展,最终也会驱动腾讯的其他相关业务的发展,比如智慧零业务。经此一役,势必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线上渠道的重要性。
      

      
      疫情发生后,餐饮企业首当其冲,西贝也一度面临资金链断裂的风险。
      
      但西贝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企业微信,西贝全国的门店服务经理1月份添加了3万多名客户,门店的一线工作人员可以通过企业微信朋友圈和群发消息功能把信息第一时间传递给用户。在门店人员的资料页里,还有西贝线上商城小程序和西贝微信外卖小程序的入口。目前,线上营收占到了西贝总营收的80%以上。
      
      疫情期间,企业微信的优势也体现在了教育领域。疫情发生后,很多学校开始通过在线办公平台在线授课。
      
      何竞认为,企业微信的优势是家长和学生不需要另外安装其他应用,只要在微信里面添加老师的企业微信,就可以继续在微信里继续使用。学习成本几乎为零,上手操作比较方便。
      

      
      随着企业大规模复工日期的一再延迟,在线办公行业开始显露出巨大的潜力,与此同时,行业也在经历一个需求大于供给,要快速成长的阶段。
      
      在这样的阶段,挑战与机遇并存,新的挑战者正在浮出水面。
      
      字节跳动从2017年就开始投资、并购了一批专注于企业协作的创业公司,比如文档协作软件石墨文档。2019年初,字节跳动旗下企业办公套件产品Lark正式上线,Lark的目标用户是海外企业,与之相对的,面向国内企业的产品“飞书”,在肺炎疫情期间也非常高调。
      
      有消息称,2018年底,字节跳动曾在内部推广Lark,取代钉钉。美团也在2018年底低调放开了对办公IM“大象”的注册。
      
      由疫情催生出的快速发展阶段,对于没有先发优势的竞争者来说,是难得的黄金弯道期,如果能充分把握机会,或许可以改变行业现有的竞争格局。
      
      企业微信所拥有的微信互通优势,在黄金弯道期的价值也愈发明显。
      
      何竞并不担心疫情结束后现有的用户会大规模流失。“我们上线一些功能,用户不断地使用,我们也会持续挖掘跟他实际场景匹配的东西,再通过新功能满足他们。随着大家开始接受在线办公,以后使用得会越来越多”,他说。
      
      已经通过企业微信让高三学生“复课”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四师第一中学,就打算在疫情结束后,把在线上课的模式推广到学校的小学、初中学部。
      
      邓智认为,等到疫情结束,很多工作还是会回归线下,“大家在公司办公,面对面地开会交流”,但是,在线办公也通过疫情也完成一次用户教育,企业和员工对在线办公的接受程度已经出现明显跃升。
      
      接下来的一年,随着疫情的逐渐缓解和消退,在线办公行业或许会进入一个新常态。新常态将呈现怎样的竞争格局,正取决于谁能在目前这个黄金发展期实现弯道超车。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